当前位置:首页 > 决策参考

2021年上半年消费形势分析及下半年政策建议

发表时间:2021-09-09 15:52:09 来源:宁夏回族自治区人民政府研究室 宁夏回族自治区发展研究中心

一、上半年消费延续复苏态势,内部分化持续显现

今年以来,我国经济加速恢复,内生动能有所增强,消费延续了较好复苏的态势,但总体看,供需恢复不同步问题持续存在。

(一)消费持续复苏,修复进程尚未完成。上半年,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增长23%;全国居民人均消费支出两年平均实际增速为3.2%。与工业增加值增速相比,消费端修复进度明显偏缓。

(二)三种不同步持续存在,复苏分化态势明显。一是中小型零售单位与大型零售单位恢复不同步。上半年,限额以上商品零售恢复情况高于2019年同期1.9个百分点。限额以下的中小型商品零售业态恢复情况相对偏慢。二是服务消费与商品消费恢复不同步。在各地促消费政策的推动引导下,商品零售持续恢复,因疫情影响,线下接触型服务消费修复进度落后于商品消费。三是城乡消费恢复不同步。上半年,城镇居民人均消费支出实际同比增长16%,低于农村居民增速。

(三)三类消费增长接近常态,一类消费受冲击较重仍需回补。截至6月底,基本生活消费、新兴消费以及耐用品消费已经接近或恢复至正常增长区间。部分收入弹性较大的可选类、升级类消费恢复速度偏慢,仍有较大修复空间。

二、三大问题制约消费复苏进度,疫情影响仍在持续

(一)就业修复速度相对滞后,用工需求与就业意愿问题并存。一是企业用工需求尚需恢复。当前,44个工业大类行业中仅有41%的行业的平均用工人数恢复正增长,59%的行业依然保持负增长或零增。二是低技能就业回升缓慢。由于服务部门整体生产的恢复相对缓慢,特别是中小服务企业困难大,就业特别是低技能劳动力就业压力较大。三是就业意愿有所减弱。疫情冲击下,部分年轻人不愿意工作、不愿意去中小企业工作的现象明显增多,农民工工作半径有所缩小,导致用工荒现象进一步凸显。

(二)收入增长出现“两个慢于”,三种收入分化进一步凸显。一是居民收入增速慢于经济增速。上半年,全国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实际增长12%,慢于GDP增速0.7个百分点。二是城镇居民收入恢复慢于农村居民。上半年,城镇居民、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两年平均增速分别为4.2%、6.3%,分别修复至2019年同期增速的七成、九成左右。

三种收入分化进一步凸显。一是财产性收入和工资性收入进一步分化。在流动性宽松等因素影响下,高收入群体通过资本市场获得更高资本利得,财富增长速度明显高于以工资性收入为主的普通劳动群体。二是地区收入分化进一步加深。浙江、广东等发达省份人均可支配收入的两年平均增速已经回升至8%以上,而东北和北方部分地区则在4%或以下。三是行业收入差距进一步拉大。疫情之下,信息传输、金融等行业收入增速较高,而住宿餐饮、教育等低收入行业增速最低。

(三)价格传导超预期,消费品供给存在短缺风险。一是价格超预期传导影响消费意愿。通过原材料、农产品和原油价格这三条途径,PPI推动部分终端消费价格有所上涨,影响消费意愿。二是价格超预期传导导致消费品供给存在短缺风险。一旦成本升高过快、持续盈利欠佳,下游企业会通过减产来应对上游成本转嫁,将面临更大亏损乃至停产风险。

三、下半年政策建议

(一)稳定市场主体保就业。一是继续执行制度型减税政策,延长小规模纳税人增值税优惠等部分阶段性政策执行期限。二是推动降低企业生产经营成本。继续降低一般工商业电价;取消港口建设费;减免国有房产租金。三是严控非税收入不合理增长,严厉整治乱收费、乱罚款、乱摊派等行为。

(二)多种方式促就业。一是促进灵活就业和服务外包行业健康发展。着力抓好平台灵活就业人员保障工作,合理界定平台企业责任,鼓励用工企业购买商业保险、开展职业伤害保障试点。探索放开灵活就业人员在就业地参加社保的各种限制。鼓励服务外包行业协会发展,通过促进行业发展标准化建设提升行业发展水平。二是加强职业技能培训。加大职业技能培训补贴力度,支持地方因地制宜调整完善职业培训补贴政策,对企业新型学徒制、岗前培训、安全技能培训和转岗技能培训等员工急需的职业技能培训予以重点支持,重点加大新生代农民工、城乡未继续升学初高中毕业生、下岗失业人员、退役军人、就业困难人员(含残疾人)等重点群体职业技能培训。

(三)加强税收抵扣减负担。在现有政策基础上,进一步增加个税抵扣额度,阶段性提高子女教育抵扣额、继续教育抵扣额、住房贷款利息抵扣额、住房租金抵扣额、赡养老人抵扣额等,增强对中等收入群体的扶持力度,进一步增加居民可支配收入。

(四)激发县域消费潜力促升级。在产品层面,大力向县城、农村地区提供更好品质的商品和服务供给;在收入层面,除落实好减税降费以外,加速推进农村“三块地”改革,增加农民财产性收入,藏富于民,以增收促进消费;在建设方面,同时加快推进县、镇、乡、村各级道路、停车场等基础设施建设,以及电商物流网络、消费市场等消费基础设施建设,扫清县域居民消费的物理障碍;进一步加强县城对周边村镇的辐射带动能力,让村镇居民较为便利地在县城消费。

编辑:张辉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